主题管理
主题审核
回 收 站
日本弟媳成为鲁迅兄弟反目导火索-杂拌网 - 名人故事 - 杂拌网-百姓热点杂谈 生活百味常态 情感综合倾述 明星娱乐八卦 热门影视综合 名人故事笑话 名人经典哲理 日常百科知识 开心交友家园
  您当前的位置:杂拌网首页 → 名人故事 → 详细文章
日本弟媳成为鲁迅兄弟反目导火索-杂拌网
1
收藏它
admin    在2018-8-1 0:07:17 发布说:
[ 角色: 管理员 / 等级:旅长 / 发主题数:114 / 积分:5362 / 经验值:4965 ] [ 加为好友 | 发送信息 ]

对于鲁迅而言,朱安只是母亲送他的一件“礼物”,他是替母亲娶媳妇,正如他对友人沉痛地说过:“她是我母亲的太太,不是我的太太。”而对朱安来讲,一切都是命,她只有无条件地顺从和忍耐。她只是嫁给了一个影子丈夫,不,他甚至连一个影子都不愿意给。此后十几年间,他在日本继续留学,他回杭州教书,他到北京教育部任职,她永远都是在他的世界之外。

对于这种尴尬得有些过分、冷漠得有些无情的挂名夫妻生活,她不是没有愤怒过,也不是没有抗争。有一次鲁迅回绍兴探亲,她借备席款待亲友之际,当众指责他的种种不是。可鲁迅听之任之,一言不发,保持沉默。事后鲁迅对好友孙伏园说:“她是有意挑衅,我如答辩,就会中她的计而闹得一塌糊涂;置之不理,她也就无计可施了。”她也曾改变策略,试图开明地劝他娶妾,以为这样就可以换来他的一点同情和温柔。

然而,她无法懂得鲁迅真正的寂寞和痛苦。她尊称为“大先生”的丈夫,对于这种包办的婚姻悲剧,有着清醒得近乎绝望的认识:“在女性一方面,本来也没有罪,现在是做了旧习惯的牺牲。我们既然自觉着人类的道德,良心上不肯犯他们少的老的罪,又不能责备异性,也只好陪着做一世牺牲,定结了四千年的旧帐。”陪着做一世牺牲!这种恨,这种痛,这种伤,又岂是语言可以形容?

从1906年结婚到1923年搬进这个小院的17年时间里,他和她,在寂寞里,在痛苦中,在恨与自恨、伤与自伤的交织纠缠之间,毁掉了最美好的年华,耗尽了最宝贵的激情。失败的婚姻里,可以没有爱,但不能没有责任。他甘愿承担一副精神和生活的双重枷锁,是因为他不能为她的幸福负责,却必须为她的生计和尊严负责。那个时代,朱安一旦被休,她将处于极其艰难甚至绝望的处境。而她,也选择了明智的沉默。她知道,不能给他爱的幸福,但至少应给他一份安静吧。

在这座小院里,她的生活重心便是安排大先生和娘娘的生活起居。她唯一的生活乐趣,就是在忙了一天的家务之后,坐在娘娘身边,咕嘟咕嘟地抽上几口水烟,然后闷闷地听着别人说话。间或有鲁迅的学生造访,青春欢乐的气息洒满院落时,身为大师母的她,只会自卑地将自己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。

这样的生活,毕竟太过单调,也太过乏味。身为女人,她难道就不曾想要孩子吗?想,她当然想。有一次,邻居小姑娘天真地问她:“大师母,你不喜欢孩子吗?”她淡淡地答道:“大先生连话都不同我说,我怎么能有孩子呢?”

已是四十六七岁年纪的她,内心的情感早已寂然,一片清冷。她老了,她累了。正如她所言:“我好比是一只蜗牛,从墙底一点一点往上爬,爬得虽慢,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的。可是现在我没有办法了,我没有力气爬了。我待他再好,也是无用。看来我这一辈子只好服侍娘娘一个人了,万一娘娘‘归了西天’,从大先生一向的为人看,我以后的生活他是会管的。”

麻木是她保护自己的最好利器,沉默是她面对生活的基本态度。一年后,鲁迅在这座小院里收获了迟到的爱情,又一年过后,鲁迅带着他的爱情南下,并最终和许广平定居上海。就一个女人的直觉而言,她不可能没有察觉,也不可能没有触动。然而,她既没有闹,也没有吵,依然是在沉默中接受了一切。正如她所言:“各有各的人生,我应该原谅他。”

她也不是没有过情绪波动,在鲁迅和许广平的通信录中,被称作“某太太”的她,在听说许广平怀孕后,也曾有过小小的失落和嫉妒。她告诉娘娘说她做了一个梦,梦见大先生带了一个孩子回家,“自己因此很气忿”。可她毕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,小小的气忿过后,便是释然和欢喜,因为她认为大先生的儿子也是她的儿子,因此便原谅了一切,甚至对自己的“情敌”颇示好感,真心邀请许广平带着孩子来北京玩。

好多年后,海婴(鲁迅之子)在回忆录里,还曾感慨地说道:“她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女性。她虽然没有文化,却能正视现实,能如此对待我们母子,称母亲为‘妹’,视我为己出。”鲁迅逝世之后,朱安定期和他们母子通信,字里行间,满是关爱之情。隐藏在她内心最深处的爱,终于被孩子激发出来,这也是她晚年或者是她一生中最愉快、最欣慰的情感释放和付出。按照她的朴素愿望,海婴若是能在她百年之后,为她披麻戴孝,便是她最大的幸福,因为这样她就不会做孤魂野鬼了。

遗憾的是,由于种种原因,许广平和海婴都无法在她去世时,赶往北京。1947年6月29日晨,在这座坚守了23年之久的院落里,她终是一个人孤独地走完了她的人生。她死后,也没有办法按照她的愿望,“葬在大先生之旁”,而是安葬在北京西直门外保福寺村她婆婆鲁瑞的墓旁。

没有墓碑,没有行状,一如她生前一样寂寞和凄凉。

轻柔地握紧“老虎尾巴”

差不多是鲁迅搬进西三条胡同这座小院的一年之后,一位年轻的女学生,怀着好奇而又激动的心情,贸然走进这座院落,也从此走进了鲁迅的心。

她叫许广平,是国立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学生,当时身为北大教师的鲁迅也在这所学校兼课,授讲《中国小说史略》。对于这位传说中“怪僻可怕”的先生,她和同学们起初是好奇,甚至有些敬畏,可时间长了,才发现他是那样的幽默和平易近人,渐渐地,也敢和他亲近,甚至敢于对他“淘气”和“放肆”。

1925年3月间,即将毕业的许广平,由于学校的动荡和前途的迷茫,便壮胆给自己敬爱的先生写一封信,陈述自己的疑惑和苦闷。那时她还是个有些天真、有些调皮的学生,也是知道鲁迅包容,甚至疼爱自己学生的,因此在信中,针对自己的苦闷,她才敢认真却又活泼,坦诚又略带俏皮地询问道:“先生,有什么法子在苦药中加点糖分?有糖分是否即绝对不苦?”同时要求鲁迅“能够拯拔得一个灵魂就先拯拔一个”。

这封信是3月11日发出的,在接到信后的当天夜里,鲁迅就为她写了一封长长的回信。因此,13日一大早,许广平便收到了先生的复信,这让她非常感动。而信里头,头一句便是称她为“广平兄”,更是让她受宠若惊。当他们通信到第六封时,已经完全无拘无束的许广平又显“淘气”本色,自称为“小鬼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一个月的时间里,双方来往书信达12封之多,而且几乎每一封书信,鲁迅都是当天即复。

随着对先生的好感不断增加,她的好奇心也愈发旺盛。1925年4月12日,她拉着自己的同学林卓凤,贸然前往西三条胡同,“探险”先生的“秘密窝”。她看到了什么呢?一座不大的四合院,一个栽着“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”的小花园,以及正屋中间后面加盖的,面积仅10平方米左右的平顶灰棚(即鲁迅的书房兼卧室,俗称“老虎尾巴”),房间的摆设,也不过是旧箱子、旧写字桌、旧藤椅,以及一张铺板搭成的单人床和一个简单的多层书架。

对于一位堂堂的北大教师而言,这样的“蜗居”实在是显得太过简朴,甚至有些寒酸。可在许广平的眼里,这一切却显得诗意而浪漫。她在信中写道:“归来的印象,觉得在熄灭了的红血的灯光,而默坐在那间全部的一面满镶玻璃的室中时,偶然出神地听听雨声的滴答,看看月光的幽寂;在枣树发叶结果的时候,领略它风动叶声的沙沙和打下来熟枣的勃勃;再四时不绝的‘多个多个’、‘戈戈戈戈戈’的鸡声:晨夕之间,或者负手在这小天地中徘徊俯仰,这其中定有一番趣味,其味为何?”

如果从1925年3月11日双方第一次通信算起,到当年7月底,信件往返达41封之多,抛开邮递的时间不计,两人的通信从未间断。根据《鲁迅日记》的记载,仅7月份,许广平去鲁迅家5次,给鲁迅写信6封,差不多两三天就有一次联系,这还不包括鲁迅去女师大上课时的见面。正是在这样异常密切的联系和沟通中,师生之间的鸿沟慢慢填平,感情之间的距离也渐渐拉近。双方在通信中的称呼,日益亲切,甚至开始有了甜蜜的味道。在7月中下旬的通信中,许广平愈发大胆,甚至颠倒辈分,开始娇憨地称鲁迅为“嫩弟”、“嫩棣棣”,由此观之,大概也是从这个时候起,两人的感情开始慢慢浸过忘年交和师生情的界限,悄无声息地向爱情的方向漫延。

1925年8月间,由于学校风潮的原因,警方强行介入,身为学生积极活动分子的许广平被赶出校园,无处可栖,只好在鲁迅家里暂避了一个星期。这期间,鲁迅请她替自己誊抄旧杂志上的文章(即后来收入《坟》中的那几篇长文)。能为恩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许广平自然乐意,而且非常积极。一次,她在一天的时间里就抄了一万多字。当她把抄好的稿子交给鲁迅时,鲁迅非常惊讶,一边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小手,一边责备道:“你为什么要抄得这么快这么多呢!”细微的举动里,满是关爱之心和怜惜之情。

然而,纵是有浓烈的爱意存在,可鲁迅却不敢直面,他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感。当时已经44岁的鲁迅,本是打算陪着朱安这个母亲送给他的“礼物”做一世牺牲,并以一种苦行僧式的禁欲生活,痛苦地表明着一种道德的姿态。而面对许广平的爱情,他觉得自己实在不配,无论是年龄、长相,还是生活条件、社会地位等方面,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。更何况,身为名人,身为老师,身为长者,他都无法跨越朱安这个现实的、伦理的以及心里的“坎”,正如他所说:“异性,我是爱的,但我一向不敢,因为我自己明白各种缺点,深怕辱没了对方。”

于是,当许广平勇敢地向鲁迅大胆示爱时,他不敢答应,而是列举出自己的种种“不配”来,然后问道:“为什么还要爱呢?”许广平答道:“神未必这样想!”《神未必这样想》是英国诗人勃朗宁的一首诗作,主要讲述了一对恋人,由于男的因年长很多,不敢结婚,10年后,女的委身于不爱之人,而他仍是单身,最后和一位女伶结识,结果是4个人都很不幸。诗人的本意是鼓励人们大胆追求自己的真爱,否则违反天意。这首诗也是鲁迅在女师大上课时点评过的一首诗作,却不料被许广平拿来还给老师。对此,鲁迅找不到反驳的理由,只是说她“中毒太深”。嘴上如此说,他的心,却未必这样想。也许正是这句话,让他开始勇敢起来,慢慢解开自己身上那些传统的、伦理的、道德的重重枷锁。

面对鲁迅的谨慎和犹豫,许广平要主动得多,也决断得多。1925年10月,一个深秋的夜晚,在这座小院的“老虎尾巴”书房里,27岁的许广平主动握住了鲁迅的手,鲁迅报以“轻柔而缓缓的紧握”。终于,他对她说:“你战胜了!”有关他们示爱的细节,许广平在《为了爱》的诗篇中描述道:“在深切了解之下,/你说:‘我可以爱。’/你就爱我一人。/我们无愧于心,/对得起人人。”

热恋中的许广平,还写了一篇情绪激昂的散文诗—《风子是我的爱》,她在诗中明确地表达了他们的爱情宣言:“不自量也罢!不相当也罢!同类也罢!异类也罢!合法也罢!不合法也罢!这都于我们不相干,于你们无关系……”另外,在鲁迅主编的《国民新报》副刊上,还特地编发了她的《同行者》一文,宣称她不畏惧“人间的冷漠,压迫”,“一心一意的向着爱的方向奔驰”。

这一番大胆热烈的表白,无疑向世人表白了他们的爱。在旧式婚姻的囚室里自我禁闭20年之后的鲁迅,终是大胆地跳了出来,亮出自己的态度,拥抱自己的爱情。然而,这个时期的鲁迅,除却短暂的欣喜之外,他的心情依然复杂而沉重。就在他们相互表白爱情的第二天,即1925年10月21日,鲁迅一气呵成地完成了一篇以婚恋为题材的小说—《伤逝》。这是他唯一的一部爱情小说。在小说里,他表达了一种对于新式婚姻最终依然走向悲剧的忧虑,甚至说是一种恐惧。按照他敏感而悲观的气质,他不自信,或许不相信他和许广平的未来,会有一个乐观的答案。

自然,忧虑终归只是忧虑,一时的情绪罢了。实际生活中,他还是非常欣喜自己的爱情。正如1925年底他在散文《腊叶》中将自己比作“将坠的病叶”那样,感激有幸被人怜惜,并被摘下来夹进书页保存。当时,他的好友孙伏园问他为什么要写这样的题材,他答道:“许公很鼓励我,希望我努力工作,不要松懈,不要怠忽;但又很爱护我,希望我多加保养,不要过劳,不要发狠。这是不能两全的。”热恋中的幸福滋味,溢于言表。

耐人寻味的是,自从他们明确恋爱关系的1925年10月之后,一直到1926年8月他们离开北京之前,他们的交往却突然淡了下来。这期间,许广平仅给鲁迅写了3封信,其中一封还是对稿件的说明,而鲁迅则一封也没有回,更没有主动写信。或许有工作紧张忙碌的缘故,可与其形成对比的是,这期间鲁迅依然在大量回复朋友的来信。根据《鲁迅日记》的记载,这期间,许广平也不曾像以往那样频繁拜会鲁迅了,仅去了3次,而在最初频繁书信往来的那5个月里,却达7次之多。真正的缘由我们不得而知。根据善良的猜想,可能是缘于一种对朱安的尊重吧。

那个时候,除却以文学方式隐晦地表达他们的爱情之外,还不便于对世人特别是家人公开他们的爱情。他们的爱,只能悄悄地藏在心中。他们必须寻求一个机会,寻找一个理由,冲出这座禁锢情感的小院,圆满他们的结合,培育他们的爱情。

1926年,鲁迅的好友林语堂在担任厦门大学国学系主任后,知道鲁迅在北京遭遇到一些麻烦,便热情地邀请他去厦大执教。而许广平也正好这一年毕业,家在广东的她自然要回南方。于是,两人有了可以同行的最好理由,无论对他人,还是对他们自己。

1926年9月2日清晨7时,鲁迅从上海乘新宁号轮船赴厦门;同日清晨8时,许广平乘广大号轮船赴广州。对于他们而言,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,历史的目光,也终是热切地追随他们而去。可北京小院的故事,却在这一刻悄然落幕。大概没有人记得,小院里还有一位孤独的女性,陪着年老的婆婆,在一个只有两棵枣树的寂寂院落里,默然独守。

相关链接:

羽太信子的另一面:贤妻良母的典范

高建军

在阅读有关周作人的一些材料的时候,忽然对周的夫人羽太信子有了一点兴趣。她是日本人,随周作人来到中国,并最终死在这里,于她来讲也算客死异国了。许多写周作人的文章都会捎带零星地涉及一些她的行迹,其中有赞有弹,褒贬不一。但有一点,大家似乎不约而同,即,她对周作人生活和人生道路的影响非同小可。周作人一生中至少有两件大事,羽太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。一是周作人与乃兄鲁迅的决裂,一是周作人“七七事变”后没有南下而留在北平,并最后落水出任伪职。

关于前一件事,最有代表性,大概也最为可信的记述来自周建人。周建人似乎对这个日本嫂嫂颇有微词。他在《鲁迅与周作人》一文中有如下的记述:“增田涉说:‘他(指鲁迅)常买糖果给周作人的小孩(他自己那里没有小孩),周作人夫人不让他们接受而抛弃掉。他用充满伤感的话说:好像穷人买东西也是脏的,这时候使我想起他常说的寂寞这个词来。’鲁迅对我说的是,他偶然听到对于孩子有这样的呵责:‘你们不要到大爹的房里去,让他冷清煞。’”在周建人看来,鲁迅与周作人夫妇的隔阂主要源于彼此生活方式的不同。羽太信子惯于挥霍,可以说“挥金如土”。“鲁迅不仅把自己每月的全部收入交出,还把多年的积蓄赔了进去,有时还到处借贷,自己甚至弄得夜里写文章时没有钱买香烟和点心。”而鲁迅则自奉甚俭。自己挣钱别人花,花钱的人又不心疼,过于大手大脚,且理直气壮,鲁迅看不过,气不顺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他劝过周作人,但周作人作不了夫人的主,大哥的规劝只当耳边风。后来,羽太还把她的许多亲属接来一起住,一切吃穿用度完全日本化,花销就更大。

终于导致鲁迅先是分炊,后彻底搬出八道湾。鲁迅在1926年6月11日的日记中记载那天下午他去八道湾取东西,与弟弟和弟媳发生的一场冲突。中有“其妻向之述我罪状,多秽语”等语。至于究竟是什么“秽语”,外人不得而知,虽后人多有揣测者,但到底只是揣测而已。根据鲁迅这个记载判断,这个羽太信子的性格可能是相当泼悍的。对这一性格特点,周建人还举了一个例子,他说:“早在辛亥革命前后,他(周作人)携带家眷回国居住在绍兴时,他们夫妇间有过一次争吵,结果女方歇斯底里症大发作,周作人发愣,而他的郞舅、小姨指着他破口大骂,从此,他不敢再有丝毫‘得罪’。相反,他却受到百般的欺凌虐待,甚至被拉到日本使馆去讲话。”周建人说周作人是意志薄弱、性情和顺,却不辨是非。鲁迅对周作人的评价是“昏”。这兄弟俩的意见倒也一致。看周作人的文章,觉得他是那么渊博、见识又是那么卓超,但在世事上、大节上的处理与选择却又如此“出人意表”。用乾隆皇帝对纪晓岚的评价“读书多而不明理”来评价周作人大体不错。这一事件中,羽太信子起的作用确实不容忽视。

至于“七七事变”后,周作人没有南下而留在北平并最终落水出任伪职一事的原因,周作人自己及相关人等,都给出了不同说法,这一点人们都耳熟能详了,不用细表。但个中真相却谁也说不清,至今也没有个大家都认同的结论。不过官方的评价似乎还是汉奸,这一顶帽子想拿下来也难。1937年后周作人留在北平,这件事中羽太信子扮演了什么角色,我也没有见过专门讨论此事的文章。估计一是不好写,一是当事者多三缄其口,一是这事本身并不重要,所以人们也就不去关注了。如果考虑到羽太信子在促成他们兄弟反目中的重要作用,也就可以想象得出她对周作人当年决定去留的影响了。其实,从鲁迅和鲁迅母亲及朱安搬出八道湾以后,八道湾的实际主人就已经是羽太了,鲁迅其时就说过,八道湾就剩下一个中国人了。虽然鲁迅搬走以后,周建人又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,但不久也去了上海。这样,周作人实际上已经处于日本人(羽太信子和她的娘家人)的包围之中。加上羽太信子泼悍的性格,周作人无论生活上、还是精神上恐怕都要受制于她吧。许多人喜欢从更深层的原因分析周作人的留平与落水,我倒更愿意相信羽太信子的直接而巨大的作用。

羽太信子不仅对自己丈夫的人生道路有着负面的影响,她对自己的妹妹芳子(也就是周建人的妻子)的成长也没有起到好作用。俞芳引述鲁迅母亲的话说,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,受信子影响很大,比如,贪图享受,爱虚荣,怕过艰苦的生活,对周建人不够体贴,不太近人情等等。

以上说的羽太信子基本上是一个灰色的,甚至是不光彩的形象。但也有一些人的文章记述了她的生活的另一面。鲁迅母亲说信子勤劳好学,有上进心。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不能说不上心,比如,鲁迅母亲有肾炎,需要吃西瓜,为了让她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,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。这让老人家很满意。信子对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周到得很。另外,徐淦《忘年交琐记》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。徐文说:“上街采办,下厨做饭,扫地抹桌,洗洗刷刷,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。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,鞠躬如也,低声碎步,温良恭俭让,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,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当教授,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,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。”文洁若先生在《晚年的周作人》文章中,记了羽太信子的两个小细节,很能说明一点什么。其一,“周作人的日籍妻子羽太信子生前,每餐必先在牌位(周氏兄弟母亲鲁老太太、周作人女儿若子、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)前供上饭食,然后全家人才用膳。”其二,“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,讲的居然是绍兴话,而不是日语,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。”这第二个细节是文先生听来的,她自己并未亲见。而据徐淦记述,羽太信子是“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”的。如果文先生记载的这第二个细节可信的话,倒真是让人感慨的。

总的来讲,羽太信子只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女人,她因为嫁了一个有大才、有大名的丈夫而为世人所知。她又因为身处一个夫妻各自所属民族国家之间激烈争战的时代,而身不由己地多多少少地卷入了。这种民族国家之间不正常关系对个体的影响体现在她身上,就是她的丈夫在民族大节上的首鼠两端、进退失据,终于堕入魔道,也使她在战争之后的生活受到连累。设若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,她也许能够平平静静地、更感幸福地走过一生吧。不过,几十年后的今天,我们要是要求她在当年那样的历史关口,敦促自己的丈夫离开北平南下救亡也是不现实的,也是苛求她了。更何况她的见识、她的民族属性也使她不能这么做呢。


网站链接:www.basketball2008.org.cn
哪些人投了票
admin  
 

  分享这篇文章...
复制这个链接发送给朋友>
389个读过此条>>
将该文章加入收藏夹
  你可能对相关文章也感兴趣...
·美国伟哥之父去世终年92岁-杂拌网
·柳宗元简介
·汉明帝刘庄的传说
·年龄最小、寿命最短的皇帝—汉殇帝刘隆
·北魏南安王拓跋余个人生平历史简介
·陈后主陈叔宝个人生平历史简介
·北魏明元帝拓跋嗣个人生平历史介绍
·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个人生平历史简介
·伍子胥简介
·陈废帝陈伯宗个人生平历史介绍
  Tags...Tags(标签云集)
 * 笑话(122) * 儿童笑话(71) * 名人秩事(64) * 历史典故(49) * 成语典故(39) * 名人(26) * 刘邦(15) * 诸葛亮(10) * 幽默篇(8) * 曹操(8) * 赵匡胤(7) * 秦始皇(7) * 孙权(7) * 苻坚(7) * 元宵节(6) * 刘禅(6) * 武则天(6) * 汉景帝(6) * 愚人节(5) * 韩信(5) * 北京赛车(5) * 周元王(5) * 爱情篇(5) * 吕后(5) * 走势技巧(5) * 周武王(5) * 唐玄宗(5) * 朱元璋(5) * 后周(5) * 王勃(5)
友情链接 — 欢迎pr>4的优秀网站连接,联系QQ:275523426